圓明園,試著這樣打開
編輯封面

圓明園,試著這樣打開

  • 出發時間 / 2020-04-28
  • 人均費用 / 50 RMB
  • 出行天數 / 1 天
  • 出行座駕 / --
  • 旅行標簽 / --
繼續編輯
繼續編輯
前些日子, 北京 的好多市屬公園開門營業了,據說火爆程度一時無兩,朋友圈中很多人都在紛紛打聽頤和園每天能預約多少游客?動物園會不會很擁擠?陶然亭 北海 是不是可以劃船了?于是我默默地打開了圓明園的公眾號,約了兩張周末的票,周日一大早拉著娃坐上了開往安河橋北的地鐵四號線。

朋友一直不理解,為什么我放著兩站地之隔的頤和園不去,非要一年四季死磕那一大片廢墟;開始我還解釋解釋,后來也就懶得說了,因為我發現,其實沒有人真的想聽我解釋。套用汪榮祖教授在《追尋失落的圓明園》一書中的說法:把圓明園說成是 中國 的 凡爾賽 宮,就是一大誤會,其實,整個西洋樓只是圓明園的一小部分,而模仿 凡爾賽 宮的 海晏 堂又是西洋樓的一小部分。

換言之,對于圓明園,許是大水法那張印在歷史書上的照片太過深入人心,以至大家都存在著或多或少的誤解。有多少人知道圓明園的占地面積其實要大過頤和園?又有多少人知 道真 正叫做圓明園的地方在哪里?如果恰巧你還不知道,如果更恰巧你也想知道,那么,就請跟我一起逛逛這座曾被大清帝王視作鼎盛王朝縮影的“萬園之園”吧。

四季之約
圓明園的四季,各有各的精彩,但要說哪個季節最能彰顯其氣質,則非冬季莫屬。我曾獨自一人在隆冬時節的圓明園流連一整日,園子里空空蕩蕩的,除了耀眼的陽光和湖面上悠哉悠哉的黑天鵝,陪伴我的只有風吹蘆葦的沙沙聲。
有一個詞叫做蕭條,還有一個詞叫做孤寂,但在我看來,冬的圓明園并不能被這兩個詞語簡單概括;豁然!當我面向 福海 的水面,那種身心通透的感覺,只有豁然可以形容。
秋的圓明園,彩葉飛舞,那是屬于孩子們的天堂。我家娃九歲多,正是喜歡瘋的年紀,銀杏樹下捧起無數金黃色的小扇子拋向天空,仿佛天地都是他自家的游樂場。
盛夏時節,圓明園的荷花還是頗負盛名的,大約也只有這時候,園子里的人氣才最旺。圓明園有專門養植荷花的地方,在 西北 部的多稼如云那里,可我還是更喜歡穿插在河道湖泊中的那些,有著湖水和淤泥的滋養,顯得無比靈動而又亭亭玉立。
如果你想,那你絕對可以在圓明園里拍到你曾在雜志上面看到的全部荷花的樣子,甚至你不曾看到過的那些,你也可以盡情去發掘。沒有任何一個畫家能畫出圓明園盛夏的美,因為那美,穿越了百年,擁有著獨一無二的歷史的氣息。
春,無論在何處,都有描摹不盡的美,而圓明園的春,尤其美得豐富。含經堂的玉蘭,杏花春館的白杏,文源閣的猥實,還有舍衛城下的二月蘭,這難道不就是兒時記憶里春最純粹的模樣嗎?
一場春雨過后,你更是能在山坡的樹干上看到蝸牛的一家,那么可愛的小生靈,也只有在圓明園這樣的地方,才可以不被打擾地安心于它們自己的生活和快樂吧?
足跡
如果說我們可以用欣賞四季的眼睛去丈量時間,那么空間,就一定要交給我們的腳步和我們的心。
還記得有一次去圓明園,遇到了一群秋游的小學生,他們的任務是要找到老師在地圖上圈出的十個景點。有個小男孩跑到我跟前問我:阿姨,你知道碧桐書院怎么走嗎?地圖上明明就寫著是這里,可為什么我們找了半天都找不到那塊標著銘牌的大石頭?我當時笑著給他指了一下:你爬到這個山頭上看看。他蹭蹭幾下就爬了上去,然后興奮地朝著伙伴們揮舞起胳膊,最后還不忘夸我一句:阿姨你真神了!
其實不是我神,而是那些名字早就刻在了我的心里;當你真的用心去喜歡一個地方,那么它的每一條小路,每一段歷史,便都成為了你心中那一串最璀璨的寶石。

(一)綺春掠影
從綺春園宮門進入圓明園,便是當年嘉慶皇帝著力營造的綺春園了。與西側的圓明園和東側的 長春 園相比,現在的綺春園稍微顯得缺乏特色。

鑒碧亭 鑒碧亭是綺春園里第一個可以被注意到的小景致,目前作為圓明園文創館,它主要是為我們提供一個購買伴手禮的場所。鑒碧亭位于一個小島上,初夏始,它的周圍便可以看到盛開的睡蓮,不多,但顏色較為豐富。當然,我個人并不推薦大家在這里拍照,因為這里游客相對集中,欣賞一下便好。

殘橋 鑒碧亭以北不遠,有座殘橋,可別小看這座小橋,它可實實在在是園子里的文物。小橋呈拱形,橋身與地面夾角估摸可以達到70度左右,我始終在好奇這座小橋的用途,猜測它大約是不具備橋最通用的屬性的
路過殘橋,很快便可以看到一座 白玉 拱橋,從橋上通過,向西來到萬園之園的文物展區。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停下來看看展柜中的展品,每一座雕塑都是歷史的見證。

春澤齋 接下來,推薦大家朝北前進,生冬室和春澤齋附近的湖面,是夏天賞荷的好去處。如果正值荷花盛開的時節,那么就去感受一下“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醉人景色吧。
舍心橋和石舫遺跡 來到舍心橋,便是到了綺春園 西北 角的邊界,過橋沿小路直直向北,院墻里面就隸屬于圓明園的 福海 景區了。這里最先能看到的是石舫遺跡,與頤和園的石舫不同,圓明園的石舫只剩下了“船舷”,倒是周圍湖面上的荷花,頗有幾分姿色。

(二)失落的圓明園
今天的圓明園,由綺春園、 長春 園和圓明園三個園子構成,而最初康熙大帝營建圓明園的時候,圓明園其實只有今天 福海 景區西側一片狀似正方形的區域。

作為圓明園第二階段的主要工程,環 福海 景區的修建標志著圓明園主體結構的完成,后來乾隆皇帝最終劃定的“圓明園四十景”,也有大部分都坐落在 福海 及 福海 以西,即今天的三園之一“圓明園”的區域里。

至此,我想我已經回答了本文開始的那個問題:沒錯,廣義上的圓明園確實是三個園子的合稱,但歷史上的圓明園,也是圓明園最精髓的部分,其實從來都不是西洋樓。
好了,繼續回到我們的旅行路線上。

福海 從石舫遺跡向東,沿小路前進繼而折向 西北 ,不出二百米便豁然開朗,圓明園內最大的內湖 福海 ,此時已躍然眼前。 福海 岸上視野極佳,特別是自東向西望去,可見玉泉山脈。圓明園內的很多景觀當時都采取了借景的手法,這使得玉泉山成為了圓明園四十景一個極其重要的組成部分。

自 福海 建成,大清朝的皇帝們便又多了幾個娛樂項目,首當其沖便是每年端午的龍舟賽?;蛟S在我們今天看來,這片內湖泛舟可以,作為賽場稍嫌小了些,然而當時的皇城內怕是也沒有水域能夠大過此處了。

福海 中心是一處喚作 蓬萊 洲的小島,當年頗得帝王青睞,從其命名即可看出它是被當做仙島看待的??上缃癫]有游船可以載我們上島,倒是黑天鵝和它們的小寶寶得以自由自在地暢行于這方仙境之間。
曲院風荷&蘇堤春曉 沿 福海 南岸繼續西行,我們已經越來越接近圓明園的皇冠- 九州 景區了。但此時千萬別急著深入,因為 九州 東側有一處無論春夏都美到令人窒息的所在,那就是蘇堤春曉和與其相傍的曲院風荷。

來到這里,首先映入我們眼簾的是兩座九曲橋,很多游人喜歡倚在橋欄上拍照,但如若你注意到了兩座橋之間的亂石,又能在腦海中勾勒出當年那座橫貫東西的九孔橋的樣子,也許你就會由衷發出一句“橋外有橋”的感嘆。

橋的西側,即是仿 杭州 蘇堤的景觀蘇堤春曉了,在我看來,這里實在是比蘇堤更勝一籌的;特別是暮春時節,無數花瓣飄飄灑灑落入溪中,讓人不禁生出一絲“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惆悵。

而入了仲夏,這里則是另一番景象了,荷花的千姿百態,會讓這里仿佛忽然間便熱鬧了起來?!爸型ㄍ庵?,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如果你對荷花的印象僅僅局限于此,那就快來顛覆一下吧,圓明園中的荷花固然也是君子,但它們的生動、它們的俏皮,才是屬于它們真正的烙印。
九州 蘇堤春曉再向西,穿過天然圖畫,便進入了 九州 景區,之所以稱這里為圓明園的皇冠,是因為以 九州 清晏為首的環后湖九島,是整座圓明園的精髓,亦是整座圓明園中園林藝術的巔峰。

我特別喜歡站在上下天光這里望向平靜的湖面,望著望著,心情都似乎跟著平靜了;如果恰巧還有云的映襯,那簡直就堪稱完美:云的流動、歷史的車輪,時空在這一刻突然交匯,人便不知不覺融在了其間。
杏花春館 如果說 九州 是圓明園頭頂上的皇冠,那么在我看來,杏花春館無疑便是皇冠上最耀眼的那顆明珠了;一年四季,無論時節,我和娃總要在那片 太湖 石上爬上爬下幾次,才算真的盡興。

杏花春館得名自晚唐詩人杜牧那句著名的“牧童遙指杏花村”,雍正帝起初以田莊、菜圃來打造它,意在享受田園生活之樂。而在乾隆帝手中,它搖身一變又成為了一座山莊,今天,這里仍能見到 太湖 石疊山的痕跡,其藝術成就絕不亞于 長春 園中久負盛名的 獅子 林。

如果你是個攝影愛好者,那么來一起敲黑板劃重點了??!杏花春館,春有杏花紛飛,秋有彩葉遍地,到這里還不快舉起鏡頭,更待何時?
萬方安和 杏花春館的 西北 角上,坐落著一座“卍”字形建筑,這便是萬方安和了。曾經,這里有著三十三間相連的殿宇,因著三面環水的緣故,夏天涼爽非常,頗為雍正帝喜愛,亦是每年端午節皇太后進宴之處。

而今,建筑固然已不在,但“卍”字基座仍完好立于湖中,湖里無數錦鯉,總能在陽光下將湖水攪出粼粼波光。朝向正南的基座有幾節石階,是投喂錦鯉的好地方,趕上游客不多的時候,可以坐在石階上邊休息邊欣賞、投喂錦鯉,加之總有徐徐微風拂面,別提多愜意了。

基座的東側,原是一處碼頭,如今則更像是一座南北向的堤壩,這里綠樹成蔭,運氣好的時候,會見到黑天鵝在此休憩。堤壩南側,有隨意搭建的木橋(其實就是木板 ),可以滿足孩子們玩兒水的心愿
武陵春色 說起陶淵明的《桃花源記》,想必大家都能略知一二,武陵春色即得名于此。雍正時,這里原稱桃花塢,身為皇子的乾隆帝酷愛在此處讀書,著名的《樂善堂全集》有一部分即成文于這里的樂善堂;乾隆年間,除了擴建,這里又栽種了山桃萬株,營造出了名副其實的世外 桃源 。

今天的武陵春色,從萬方安和略向北移步便可到達,我們仍舊可以在早春時節賞桃,卻是無緣得見當年的盛景了。唯一留存的,是一處桃花洞,但鑒于文物保護所需,桃花洞并不可供游人近距離觀賞。

濂溪樂處 武陵春色再向北,可以看到一條長廊,廊后種植有一片杏樹,是拍照取景的又一處好選擇。繞過長廊,即是一片湖水,仲夏,這里荷花睡蓮交相輝映,游走其間,便仿若能感受到濂溪先生當時所處的意境。
文源閣 沿武陵春色以北、濂溪樂處以南的小路折返向東,便到了圓明園中的藏書樓-文源閣。文源閣仿 寧波 天一閣所建,作為四庫七閣之一,閣中藏有《四庫全書》一套。1860年英法聯軍第一次火燒圓明園之時,文源閣便連同《四庫全書》一起化為灰燼,同被損毀的還有當時藏于味腴書屋的《四庫全書薈要》。今天的文源閣,僅存基石。

舍衛城遺址 文源閣東側,一處城墻遺址頗為壯觀,這里就是舍衛城了。舍衛城俗稱佛城,仿古 印度 喬薩羅國都城所建,是圓明園中唯一一座城池,城中曾藏有大量佛像、法器和經文。

如果能行至此處,特別建議大家沿著小路爬到城墻高處去看看,尤其是早春時候,視野極好的這里除了能看到護城河,還可以看到城墻腳下大片的二月蘭,分分鐘美到你恨不得撲下去擁抱這大自然的造物神功。
廓然大公 從舍衛城遺址過一座橋,就來到了圓明園中最后一處想要重點推薦給大家的景觀-廓然大公。廓然大公亦稱雙鶴齋,仿 無錫 惠山寄暢園所建,主體建筑北面有一小型湖泊,湖對岸為堆石而成的采芝徑,頗有意境。

推薦這里主要還是因為 湖北 面的采芝徑,大家可隨意沿 太湖 石攀爬,只要注意安全便好。湖泊南側可供游客小憩,欣賞著 太湖 石疊山,沐浴著陽光、微風甚至細雨,實在是身心舒爽。

(三)西洋樓拾遺
從廓然大公出發,沿 福海 北岸一路向東,很快即可到達方壺勝境,隨著游客的漸漸增多,我們知道,這是就要進入西洋樓景區的節奏了。到這里,我們不妨停下腳步,坐下來歇一歇,一邊欣賞方壺勝境這處考古學家公認的宏偉建筑,一邊給自己充充電,準備下半場的探尋之旅。
明春門 一直以來,在 福海 景區與 長春 園兩處院墻之間的小路,都是沒有什么存在感的,很多游客一心一意朝西洋樓進發,甚至都不曾注意到小路兩側的風景。

事實上,這條小路兩旁栽種了兩排銀杏,每到深秋,金黃色的銀杏葉會把整條路裝點成為一條陽光大道,顏值比起釣 魚臺 附近的銀杏林,也是毫不遜色的。如果帶著孩子一起,那這條路就更不應該錯過:銀杏葉被高高拋起然后再飄飄灑灑落下,伴著孩子們無憂無慮的笑聲——光是想一想,大概就能感受到無窮的快樂了吧

明春門附近,除了銀杏之外,還有成片的爬山虎,深秋時節,彩葉爬滿墻壁,映襯著腳下的金黃和天空的蔚藍,仿佛一幅油畫般充滿著藝術的張力。

明春門 一直以來,在 福海 景區與 長春 園之間的

明春門 一直以來,在 福海 景區與
黃花陣迷宮 接下來,就讓我們正式走進 長春 園,來邂逅你們心心念念的西洋樓吧。

進入西洋樓景區,我們一般都會被右手邊的諧奇趣遺址所吸引,這處遺址可以沿著木棧道參觀,我在這里就不贅述了。咱們單來說說位于諧奇趣正北方向上的黃花陣迷宮。

黃花陣也稱萬花陣,建于乾隆年間,它由四尺高的雕花圍墻構成,中間是一座西洋涼亭。相傳每年中秋之夜,皇帝會坐在涼亭里,而宮女們則手持蓮花燈在迷宮里飛跑,最先到達涼亭者便得皇帝賞賜。

可不要小看了這座迷宮,親測如果沒有預先“作弊”,身高也還未達到俯瞰一切的高度,想要一次 成功 ,還是多少需要些運氣的。如果是像我這樣的路癡,那就莫說是一次了,走個十回八回,也還是照樣找不到通往涼亭的道路。

說到這兒,我又要敲黑板劃重點!而且這個知識點,還是雙倍積分題??!在迷宮里,千萬要照看好自己的孩子,如果孩子脫離了我們的視線,由于他們的身高不足圍墻高度,尋找起來將會非常困難!記下來了嗎?如果已經把這一點牢記于心,那就讓我們浪起來吧
大水法 西洋樓景區是一條狹長地帶,因此逛起來會比較省心,沿著木棧道一路向東,即可到達大部分人心目中的“圓明園”——大水法。這一段,已經有無數的史料記載和無數的珍貴照片,想必也就不需要我再啰嗦些什么,只有一點需要提醒大家:上面地圖標綠的部分是西洋樓景區的圍墻,我們就不要試圖翻墻出入了,畢竟通往 長春 園的大門,已經近在眼前。

(四)邂逅長春園
相較于圓明園和綺春園, 長春 園要稍微年輕一些,基本可以認為它是乾隆帝數次下 江南 之后意難平的產物。

由于 長春 園水面比較寬闊,因此這里有著專門開辟的黑天鵝觀賞區,從西洋樓景區出來之后稍微向南,便可到達。在觀賞區這里,常年會有攝影愛好者架著長焦鏡頭追尋天鵝足跡,即便是數九寒天,也抵擋不住大家如火般的熱情。
含經堂 經過了黑天鵝觀賞區和圓明園沙盤模型展, 長春 園中規模最大的寢宮型建筑群含經堂即在眼前了。這里曾是乾隆帝準備頤養天年的所在,因為收藏有眾多古玩,被譽為“皇家博物館”。

乾隆帝曾在這里誦經禮佛,《四庫全書薈要》也收藏于此,可惜的是1860年一場大火將這里移為灰燼,今天我們能欣賞到的,除了建筑基座,便只有早春玉蘭和暮春時節遍地盛開的牡丹和芍藥了。

說句題外話,在含經堂賞花之時,我終于知曉了牡丹和芍藥最本質的區別:原來區分這兩位花仙,只要看花莖即可,牡丹屬木本,花莖為樹干一般的棕褐色,而芍藥屬草本,花莖細軟而碧綠。
出含經堂沿湖畔向西,即是思永園,路過這里再折向南,便回到了三園交界,至此,我們的圓明園之旅,已經接近尾聲。不知此時此刻,你們心目中的圓明園是否有了些許新意。
后記
圓明園始建于康熙年間,至乾隆年及嘉慶年達到鼎盛,于1860年遭到英法聯軍洗劫并部分焚毀,1900年被八國聯軍徹底毀滅。圓明園是大清朝全盛時期的縮影,卻更是一段民族屈辱歷史的見證,園中的每一塊石頭、每一棵古樹,似乎都在向后人們講述那承載著太多故事的曾經。

南來北往的游客們,總喜歡在逛了頤和園之后,拿出兩個小時的時間去看看大水法,于是在多數的時間里,圓明園都是寧靜的,靜到仿佛依然沉浸在那三天三夜的悲痛里。然而你是否知曉,這座曾經的萬園之園,并不是誰的附屬品!你又是否在行走于其間的時候,感受到了那沉甸甸的歷史的厚重?

那是一段不該被遺忘的記憶,記憶里有喜怒哀樂,有朝霞夕陽,有歷史,亦有今天和未來…
1000炮街机捕鱼游戏 福建22选5开奖软件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结果 大乐透专家预测汇总 福彩辽宁快乐12开奖查 贵州高频11选五走势图 股票指数是什么作用 广东36选7什么电视台开奖 201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吉林11选五开奖号和遗漏号 北京十一未来城学校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