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蹤千里 穿越千年—山西唐建之旅
編輯封面

尋蹤千里 穿越千年—山西唐建之旅

  • 出發時間 / 2019-12-31
  • 人均費用 / --
  • 出行天數 / 6 天
  • 出行座駕 / --
  • 旅行標簽 / --
繼續編輯
繼續編輯
要去看看那些唐建,常跟朋友提起。去看看那些唐建,看看梁林兩位先生發現的遺存寶物,看看那些凝固了歷史的木構建筑的心愿,一直在胸中縈繞。
已知的四處唐建雖然都在 山西 ,但全部走一遍的距離卻是相當遠,每每算計行程,都覺得頭發疼。經過不懈的努力,反復計算每天的路程,編排最佳的路線,參考現有的資料,還要在路線上盡可能地多安排景點,把有限的時間妥善使用,才讓這一次唐建與古建之旅得以付諸實行。
坐在飛往 太原 的飛機上,我憧憬著,又是一次在旅行中的跨年,不單是跨越2019與2020,是跨越千年的時空,去看那些沉淀著千年歷史,經歷了千載風雨的唐建。

歲末不畏寒北上朝佛光冬日寒風里閑坐享暖陽
下了飛機,從機場出來,頓時感覺到寒冷。為了這次旅程,我們把最厚的衣服都帶上了,另外還準備了耳罩和手套,這些都是上回來 山西 采辦的。把衣服都穿上,寒意慢慢地褪去了些。
聯系租車公司,很快就交接了車輛。按照既定的目標,我們立即驅車趕往佛光寺。從機場到佛光寺的路程大約170公里。路況不錯,路上找了個小店安撫了腸胃,大約三小時后,就進了山,依著導航,轉進小路。來到了佛光寺門前。寺門前的路邊上還結著冰,離開車的那刻,渾身又感覺到寒冷正籠罩在周圍。不過,心情卻是激動。走進佛光寺的山門,進入寺內的庭院。在工作人員的招呼下,登記了身份證。寺院是免費參觀的,這才是國寶應有的氣度,國寶,是全民的。
趕巧有一隊專門參觀古建的游客在一名專業性非常強的領隊帶領著,正參觀院落左邊的文殊殿。這座金代修建的大殿,我一開始還以為就是佛光寺的正殿。殿內文殊 菩薩 坐騎青獅,左右協侍 菩薩 ,獅仆,童子,供養人合共7尊塑像。塑像明代重繪過,色彩鮮艷,神態自然,威嚴與祥和并存。得益于金朝典型的精妙木構建筑工藝,殿內空間相當寬闊,在佛殿中,特意展示了國內幾處著名古建的木制模型,為游人了解古代木構提供了鮮活的參照模本。殿內的墻上繪有五百羅漢,也是明代遺留的精品。文殊殿坐落在院子的北面,冬日里沒有陽光,感覺特別陰冷。轉了一圈,觀賞過壁畫,便走出文殊殿,徑直往東大殿而去。
東大殿在文殊殿東側的高處,要走過一道拱門,攀上 石臺 階。佛光寺依山而建,順應地勢,坐東朝西,現在正是中午剛過,由于是冬季,太陽迎面斜照在 高臺 上的東大殿正門。這座國內唐建中最大的殿宇明晃晃地展現在我眼前。大殿前兩棵古松參天挺立,把樹蔭遮擋在大殿紅色的門墻上,留下斑駁的剪影。大殿門前,是一座石制的經幢,為唐代所立。雕刻精美,久歷風霜,歲月讓刀鋒的痕跡變得柔美,讓輪廓顯得圓融,佛像依然帶著微笑,彷如觀世事滄桑不過如此。石幢后的大殿門上方,木匾大字,佛光真容禪寺。字體圓潤通達。木匾彩漆斑駁,雕刻的云紋裝飾還很清晰??邕^三級臺階,進入大殿。唐代彩塑佛祖金身端坐中央,協侍 菩薩 分列兩側,佛祖神韻慈祥,塑型飽滿,身后背光繁復精美, 菩薩 衣帶臨風,面目含笑。三尊主佛,文殊普賢,供養人像,合共三十五尊雕塑,另外還有五百羅漢雕像列于殿內四壁 。墻上畫有壁畫。殿內沒有燈光,佛像也被鐵柵欄圍住,但濃濃的唐韻還是毫無阻隔地映入人眼,沁入人心。即使是那穿在佛身上的龍紋袈裟,雖然是后世老僧無知之作,不提起,卻也沒人感覺特別違和。站在佛前,背后是暖陽,眼前是佛祖,心是靜的,人是靜的,身是暖的。
繞著大殿外漫步,斗拱飛檐,琉璃龍首占住四角,飄出立柱有四米之遙,唐建木構的精妙之處顯現無遺。大殿后的山體層疊皺褶,記錄著更遠久的風云變幻。佛光寺自北魏初建,經歷武宗滅佛,又在宣宗時期重修,幾度輪回,大殿南側山邊的祖師塔或許都見證了這一切。這座據考修建于北魏的方形二層塔,是現存唯二的北魏石塔,而其形制為孤例,彌足珍貴。
立在大殿外一角的欄桿邊上,冬日的暖陽溫和地撫摸著脊背,從正側面端詳大殿的全貌,不舍得離開。走到殿前的木門前,小心翼翼地摸著門邊的立柱,看著柱下雕花的石座,再凝視那日影里的門環,彷如觸碰到千年的通感。過后,每每想起這一刻,眼里都會有濕潤的感覺。
走下臺階,回到庭院,看著那立在院中央的石幢,這也是唐代的遺存,也是千年風雨的見證。掠過石幢,回望 高臺 上的東大殿, 日光 西斜,大殿在柔和的金色光影里,靜靜地,等待著下一個千年,古松在些微地搖動它的枝葉。
好想就坐在那個通往東大殿的臺階上發呆,曬著暖陽,看著被梁林兩先生測繪過的大殿,一直看著。
時間總是有限的,告別終要來臨。原本想直奔南禪寺,路上又經歷了點波折,日影很快就沒到了地平線下,只好先到 五臺縣 城住宿。晚餐吃了一頓香噴噴的羊肉湯,滿足。
佛光寺
南禪迎新歲古建沐晨光鎮國共雙林夜把平遙逛
2020年元旦,五臺的清晨,天氣清冷,天色明亮。在旅店的對面街上找了個小館,用羊湯和包子作為迎接新年的第一頓,渾身逐漸暖和起來。
驅車出了縣城,來到20多公里外的南禪寺。南禪寺相對于佛光寺,規模小了許多。也許正因為小,在山村里并不起眼,所以讓南禪寺幸運地逃過了武宗滅佛的 會昌 法難,完好地保存了下來,成為我國現存的最古老的唐代木構建筑,也是 亞洲 最古老的木構建筑。南禪寺的存在,打破了 日本 學者揚言看唐代遺構,只能去 日本 的狂言,為我們在原生土地上留下一座萬分珍貴的歷史標本和傳世瑰寶。
南禪寺正面的山門緊閉,要走山門旁邊的南禪寺管理所的小門進入寺院。管理的大姐熱情地接待了我們。南禪寺與佛光寺一樣,是免費參觀的。大姐領我們從院子的側面進入南禪寺的庭院。
元旦日溫柔的晨光中,唐代木構大殿披著金黃的光紗,靜靜地立在 高臺 之上。大殿正面斑駁的立柱,平整的板墻,本來是淡紅的顏色,在 日光 下卻現出帶朱紅的色彩。大殿結構 方正 ,單檐歇山殿頂,一對鴟吻高高翹起,形象雖然簡單,氣勢卻一點不差。標準九脊的殿脊上沒有脊獸,這個符合南禪寺鄉村小寺的身份,一切從簡??僧斪哌M大殿門時,殿內的佛像與 菩薩 等唐代彩塑,著實叫人眼前一亮。釋迦佛祖端坐蓮臺之上,形象飽滿,神態慈祥,背光紅底 金邊 ,彩繪加上浮雕,相當別致。佛祖身旁的是迦葉阿難兩弟子,協侍 菩薩 立于弟子兩邊,文殊普賢 菩薩 各騎獅象分列兩側,再兩邊還有協侍 菩薩 與金剛。另有獅童象童以及從人隨侍在 菩薩 跟前。佛祖像前兩朵蓮花,蓮花上原有的供養人已無蹤影,20年前的佛寺劫難丟失之后再也沒有了下落。殿內無論是 菩薩 金剛,甚至是坐下的獅象,皆都形象豐滿,人物慈容恬靜,冠帶衣飾無不細致精巧,色彩豐富。唐代彩塑的神采風華展現無遺。不愧是除 敦煌 莫高窟外,我國現存歷史最久遠的唐代彩塑的精品之作。
繞大殿外行走,望著 高臺 上的大殿,看那精巧的斗拱,那高翹的殿角,那金黃 日光 中斑駁的風鈴,那紅色的磚墻,不禁感嘆這座唐代木構建筑所蘊含的無盡能量。她是千年之前唐人不經意留給我們最貴重的禮物啊。
大殿前的兩間配殿是明清的木構建筑,也頗有古風??上У铋T緊鎖,據聞殿內的彩塑已經丟失,甚為可惜。流連多時,還是向大殿說聲再見了,有機會還要再來看望你,一定一定。
趕路是這次旅程的主題。辭別南禪寺,馬上驅車趕往 平遙 。
200多公里的路程,到鎮國寺已是下午時分,冬天的太陽早已偏西。 平遙 的天氣不如五臺,農云密布,陽光好不容易才從云縫里透出一點點光影,很快又被 密云 遮蔽了。
鎮國寺在明朝嘉靖之前叫京城寺,她與雙林寺一起,隨 平遙 古城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進入鎮國寺的園區,首先看到的是元代增建的山門,單檐懸山頂的山門紅墻碧瓦,門前兩棵古樹,枝丫遒勁直指云天。山門的斗拱末端尖銳,臆想可能是元代木構的特色,殿頂一對琉璃鴟吻龍頭卷尾,活靈活現。山門內是天王殿,四大天王,各執法器,分列兩側。走過天王殿,便見到鎮國寺的核心建筑,萬佛殿。殿前的古槐樹虬枝曲折,已有千年的樹齡,大殿建于北漢,大約跟五代的后周同期。千年的佛殿保留了不少唐朝的遺風。單檐歇山九脊的高大殿頂,正脊鋪有藍色琉璃瓦,兩側的一對鴟吻怒目圓睜,每側一個龍頭咬住中脊,龍尾上還盤有一個稍小的龍頭,呈雙龍纏繞的姿態,甚為獨特。萬佛殿秉承了唐代以來的精巧木構技藝,利用斗拱飛檐,構造出高聳的殿頂,遠飄的檐角,檐角上琉璃的龍首怒視天云,每條殿脊末端飾有仙人或龍頭,整座建筑大氣磅礴,是不可多得的五代木構佳作。殿內的彩塑也是五代精品,頗有唐塑風采。佛祖及文殊普賢,阿難迦葉,協侍 菩薩 金剛以及供養人或坐或立,形像圓潤飽滿,佛祖的背光裝飾精美繁復,雖不及唐塑大氣,卻更見奢華。萬佛寺的背后塑有觀音像,形象苗條飄逸,是明代的作品。
走過萬佛殿,院內兩側是觀音殿和地藏殿,觀音殿內彩塑已無,地藏殿塑有地藏王 菩薩 及判官諸神,明代。氣度與形態跟萬佛殿的五代彩塑有明顯不同。后院是一座雙層的樓臺,是建于明代的三佛樓。三佛樓二層塑有三世佛,是明代的彩塑,也甚為精美,特別是供養人形象,別致有趣,是當時民風形態的真實寫照。殿內的墻壁上還有描述佛祖故事的明代壁畫,內容豐富,看著更像是明代的連環畫。三佛樓的梁柱裝飾精美,裝飾有龍,象,蓮花等木雕構件。整個鎮國寺建筑緊湊,雖然是歷代逐步加建,卻也布局有序,渾然一體。萬佛殿五代遺構以及五代的彩塑,每每讓人想一看再看。
離開鎮國寺,又匆匆趕往20公里外的雙林寺。雙林寺初建時代已不可考,現存建筑為明清重修。雙林寺內,殿殿有彩塑,簡直就是一個彩塑的博物館。進入山門,迎面是四大天王的巨像。天王與其他寺廟的陳列方式不同,在天王殿門外一字排開。四天王各執法器,端坐廊下,身軀偉岸,神態各異,衣飾飄帶各不相同,氣度威嚴。天王殿正面一匾額,上題“天竺勝景”四字。
從側門過天王殿,進入寺院的第一進院落。正面的是釋迦殿,兩邊是羅漢殿,武圣殿,土地殿和閻羅殿??觳綖g覽了幾個側殿,看過羅漢,判官,關圣及土地,便行至釋迦殿前,釋迦殿為懸山式建筑,灰墻紅門紅窗,門上牌匾橫書四字,靈鷲遺風?;疑钔?,中脊綠琉璃有浮雕蓮花圖案。殿內供奉釋迦牟尼佛以及文殊普賢 菩薩 。最精彩的是,釋迦殿四周有懸塑佛祖本生故事,精彩絕倫。故事人物錯落有致,前后上下穿插,各式背景紛繁復雜,叫人嘆為觀止。殿后影壁上,一座渡海觀音引人注目。觀音端坐一瓣紅蓮之上,衣帶隨風,神態恬靜,任身后水波滔滔,周圍各式人物形神各異,畫面內容豐富,人物刻畫精致,是雙林寺雕塑的上上之作。
看罷渡海觀音,人已經在第二進庭院中了,進入側旁的千佛殿,殿內一尊自在觀音著實令人叫絕。觀音姿態神情恬淡自然,鳳目微張,雙唇輕閉,側坐案上,左腳自然垂于案外,右腳曲支于案上,左手支案,右手輕擱在曲腿的膝蓋上,金冠束發,衣袂低垂如飄于微風之中。千佛殿中還塑有數百尊各式佛像,其中立于觀音側旁的韋陀像,飽滿精美,被譽為最美韋陀。走過對面的 菩薩 殿,又一次被美到。一尊唯美的千手觀音像供奉在正中,觀音造型端莊 大方 ,線條平整圓潤,顯出莊嚴的神態。二進院落的主殿是大雄寶殿,單檐歇山建筑,是雙林寺最大和最高級別的建筑。紅墻碧瓦,斗拱飛檐,盡顯明代木構建筑的特色。殿內供奉清代妝繪的金身三身佛,跟其他明代雕塑相比,顯得遜色不少。
在院內幾個佛殿不停穿梭,看了又看,怎么都不想離開。直到斜陽已經接近地平線,才登上環繞寺院的城墻樣的圍墻,再次環顧雙林寺,戀戀不舍地離開這個彩塑博物館。
車穿行在前往 平遙 的公路上,田野,路樹漸次退后,空氣里,略微帶著柴火的味道,農家的飯估計開始制作了。
進入 平遙 ,在酒店把房間開好,天已經全黑了。走過喧鬧的街道,跟著路燈,看到了不遠的 平遙 城墻。 平遙 的街道,古城,全部籠罩在黑夜之中。
找了個飯館,吃了讓人驚嘆的面食。 山西 人真是厲害,能把小麥面粉發揮到你想象力遠遠不及的程度。他們能變著法子把面粉做成不同的美食,讓你每每都忍不住就吃多了。
酒足飯飽,走在老街上,兩旁是 平遙 的老房子,老鋪面。有些晚上已經打烊。各類飯館的伙計正在門前用著各種方式招徠顧客??諝馐抢涞?,古城是暖的,天是黑的,逛了一會,感覺有些累和涼意了。
南禪寺
鎮國寺
雙林寺
廣勝嘗臘八仰望琉璃塔青龍壁畫絕飛云樓更妙
從未留心今天是什么日子。從 平遙 到 臨汾 洪洞 縣廣勝寺有130多公里,因為今天沒有唐建的景點,趕路也就慢悠悠的,這么一個慢,差點誤了大事。
到廣勝寺游客中心停車場,慢悠悠地整理一番,然后到大廳準備買票。工作人員告知,今天是臘八,上寺施粥,11點前可以免費進。我猛一看表,已經是10點45分多了。頭發一下就豎起來了,飛也似地跑回車里,發動,慌不擇路地開進了死胡同。正心急火燎,一輛本地車也從停車場開出來,轉進了山路,毫不猶豫我就一腳油門跟上,車上了 盤山 路。兜轉盤旋,終于憋到了上寺的停車場。一看表,還要幾分鐘就到點了。下車拿起相機包一陣小跑,終于在車輛進入的 鐵門關 閉之前跨進了廣勝寺??粗砗蠹t色大鐵門合上的那刻,才發覺大冬天里冒了一身的汗。
沿著院內的路,徑直往大殿建筑走去,既然是臘八施粥,就要嘗嘗古寺臘八粥的滋味。茫無頭緒,只找有人的地方走,看著迎面過來的人手里捧著粥碗,想必施粥處便在他的來路上。尋尋覓覓好一陣子,終于摸索到大殿后的齋堂。施粥已經到尾聲了,掌勺的大姐催促我趕緊點。于是趕忙從框里拿起一只大碗,遞過去。大姐人非常好,給舀了滿滿一大勺,還問夠不。我連忙應聲,夠了,謝謝。
坐下來,兩個人分享這大大的一碗臘八粥。說真的,我也是頭回在臘八正日吃廟里的臘八粥。各式雜糧煮成的粥紫紅色,紅豆在粥碗里很顯眼,大顆大顆的。吃到嘴里,帶著豆子的香甜,綿軟中又有各種驚喜的柔韌。齋堂里,還要其他善信在分享臘八粥和進午膳,寺里的幾位僧人也在靜靜地用餐。坐在長條凳上,吃著臘八粥,心里滿是感恩。緣分或許就在這里面吧。
吃過臘八粥。走出齋堂,進到廣勝寺上寺的院落內。各處佛殿紅墻碧瓦,殿前古木參天。最顯眼的,是那座矗立在山門后的琉璃寶塔。
今天的陽光時隱時現,寶塔在稍顯灰暗的空氣里,呈現出一種朦朧的暗綠顏色。緩步走近琉璃塔,在微弱的從云中透出的陽光直射下,塔身發射出鮮亮的黃綠光芒。是光線決定了人對琉璃塔的觀感。直插云霄的琉璃寶塔名喚飛虹,她是國內僅存保留最完整,最精美的琉璃塔。明代修建的寶塔八角十三層檐, 塔下 有琉璃頂的圍廊,跟寶塔渾然一體。雖然二者不是同期修建。仰望琉璃塔外立面上精美繁復的裝飾,目不暇接,看那神仙力士姿態各異,文武人物氣定神閑,盤龍飛龍穿云駕霧,仙草奇花爭奇斗艷,琉璃斗拱層層疊疊,檐角龍首齜牙咧嘴,百年古鈴叮當高懸,最是那立在檐端的仙人,身披黃帶,舉拳抬腳,面目威嚴,形態極為生動逼真。 塔下 回廊外有一口明代大鐵鐘置于地上,鐘鈕工藝精美,銘文清晰,麒麟花卉裝飾精工細作,也是當時鑄造的精品。在 塔下 一圈又一圈走動著,抬頭看寶塔,心中贊嘆此寶塔真乃稀世罕有。
飛虹塔后是一所大殿,名為彌陀殿,歇山頂琉璃殿脊斗拱飛檐,黃色磚墻紅色門柱,大氣莊嚴,殿內供奉元代塑造的西方三圣佛像,形象豐腴飽滿,也是彩塑精品。稀世之寶“趙城金藏”原本就是存放于此。走過彌陀殿,進入庭院,明代重修的大雄寶殿前兩棵古樹枝條遒勁,直指天際。大殿懸山式殿頂,面闊五間,殿頂中脊龍鳳花卉裝飾,豪華典雅。兩側的鴟吻雙龍纏繞,活靈活現。殿內供奉釋尊及文殊普賢 菩薩 。再走過大雄寶殿,到二進庭院,元代修建的主殿紅墻碧瓦,高懸天中天匾額,雄偉高大的廡殿式建筑,彰顯毗盧的超然地位。殿內金裝三世佛雄渾飽滿,衣褶棱角分明,背光繁復奢華,是元代彩塑佛像的精品。大殿內及佛像周邊都搭有腳手架,看樣子是在進行維修。毗盧殿兩側是觀音殿和地藏殿。地藏殿內懸雕層疊繁復,美不勝收。逐一走過所有的殿宇,靜靜坐在庭院里,感受廣勝古寺數百年的佛意,享受時不時透出云層的冬日暖陽。
告別上寺,本想從小徑走去下寺,后來怕上下時間太久,決定還是驅車到下寺。下寺有元代的水神廟及壁畫,門前還要著名的霍泉水池。不過到了下寺門口,發現我們因為是免費游的上寺,要重新買票才能進,想想算了,緣慳一面,也許還會再來看。
離開廣勝寺,直奔下一個目標,130多公里外的 運城 稷山 青龍寺。到青龍寺已經下午3點多。天陰陰的。寺院獨處一隅,院前有一片開闊地。寺院前方一側,有個磚雕墓博物館。
青龍寺不大,踏 上高 高的臺階,階底兩側的 獅子 形態威嚴,雖然是現代作品,卻有幾分古風神韻。進入山門,走過庭院。首先見到的是中殿,這里俗稱腰殿,原名立佛殿。單檐懸山建筑,是元代的遺構,進入殿內,黑漆一片。打開手電,墻上精美的壁畫呈現在眼前。腰殿的壁畫是水陸道場,明代繪制,畫面精美,佛道儒三教各式人物豐富多彩,刻畫精細入微,衣著神態,無不切合人物身份,在手電光的映照下,畫面中的衣帶祥云仿佛有流動飄逸的意境。無法抽身離開,在殿里就著手電光,把壁畫看了一遍又一遍,才一步三回頭地走出腰殿,走向大殿。青龍寺雖然規模不大,殿宇卻很完備,山門,腰殿,大殿,還有兩側的配殿都一應俱全。大殿里也有精美的明代壁畫,所繪釋尊,文殊,普賢, 彌勒 佛以及一眾人物數量雖不比腰殿的水陸道場,但畫工絲毫不遜,人物大氣,細節把握有度,叫人嘆為觀止。
青龍寺里還有一通元代的神道碑,幾個殘缺的石像生,和一個巨幅的魚化龍浮雕。
離開青龍寺,告別了那對立在腰殿前的真古 獅子 ,腦中始終未能不去思想那些精美絕倫的壁畫,各路的神仙凡圣,僧道鬼怪,宏大的場面,寶物,能觀賞之,慶幸慶幸。
趕路是這次旅程不變的主題,從青龍寺去往 萬榮 縣東岳廟有大約30公里的路程。在青龍寺盤桓太久,不舍離開讓接下來的時間變得緊迫非常。到了 萬榮 縣,找到東岳廟,路邊停車,跑到大門前。管理的大姐已經在準備下班了。她千叮萬囑讓我們盡快吧。一邊應承著,一邊走進大門,抬頭看,一座與 應縣 佛宮寺釋迦塔齊名的木樓立在眼前。這座全木結構,斗拱飛檐的高樓,就是有北塔南樓之謂的南樓,飛云樓。眼前的飛云樓元明木構風格,全樓構件不加漆裝,經過幾百年的日月風雨,原木已呈暗褐色。木樓四重檐,一層檐呈四方,二三層檐變化為十字折角,頂層為方形歇山頂。整座木樓構造精妙,層疊錯落,通過屋檐的變化,令木樓外觀更顯八面玲瓏。木樓從外看三層,樓內卻是五層。其中有四根主立柱直通樓頂,有一柱擎天之勢。樓的正面掛一橫匾,上書“飛云樓”。一層兩側砌有紅墻。從側面觀賞飛云樓全貌,但見飛檐密密翹向天穹,雖不及 應縣 木塔雄壯,卻又多幾分獨特的靈秀之氣象。飛云樓后還有東岳廟的午門,歇山頂紅墻,正面前后12根大柱支撐,跨度頗大。午門后是懸山頂的獻殿。獻殿后還有一香亭。亭前雕龍 石柱 , 獅子 石圍欄,紅墻翠瓦,重檐歇山頂,各殿脊飾以琉璃花草人物,鴟吻龍頭, 獅子 寶珠,極盡心思。前后兜轉幾次,看著管理員已經提包站在大門口,天色亦暗淡起來。我們也道謝一聲,告別東岳廟,到 運城 休整,期待明日的旅程。
廣勝寺
青龍寺
飛云樓
萬榮東岳廟
飛云樓
運城遇關帝芮城賞五龍永樂宮中寶美哉朝元圖
昨天在建國賓館的自助餐吃得很舒服。早上起來,走到街上去尋一家早點的鋪。出了賓館,走了幾步,就看到馬路對面有座挺氣派的教堂。再走幾步,在街角轉彎,赫然見到一座關王廟。不期而遇的 運城 關王廟就在眼前。時間尚早,先走過,在不遠的街上找了一家羊肉泡,味道正好。吃了一身微汗,慢慢沿街走回關王廟。山門正前方是三根盤龍柱,正門兩側石刻,左仁勇,右忠義,正是世傳關公的品格縮影。山門為元代建筑形式,明代遺構,懸山頂,柱上有斗拱。從山門進入廟內,硬山卷棚頂的獻殿梁柱粗大,石砌圍欄,有 獅子 柱頭,梁柱上有畫龍雕花。獻殿與正殿緊連,兩殿的檐口相接,中間只留一條窄縫,猶如一線天。正殿歇山頂,斗拱飛檐,斗拱的木頭末端,多數都雕刻有龍頭,群龍翹首,齜牙咧嘴,作威武狀。殿內梁柱有大量的清代翻修留下的雕刻彩繪,關公及關平周倉像在神龕之內,接受信眾的膜拜。正殿之后,還要一處新修的碑亭,里面一通石碑是真正的寶物。這通“大觀圣作之碑”出自宋徽宗手筆,瘦金體碑文清晰可辨,北宋末年至今,流傳完好的已經不多,因此, 運城 這通古碑被遷入關王廟,專門設亭保護,實為幸事。
走出關王廟,開始一天的旅程,十點多,便來到六十多公里外的廣仁王廟。廣仁王廟也稱五龍廟,是國內唐代遺構里唯一的道教建筑。
車停在修葺一新的一個小廣場,廣場的一面墻上有廣仁王廟記一篇。文字簡練,內容詳實,記載了廣仁王廟于唐憲宗元和初建,及唐文宗 太和 年重建。及后道君皇帝宋徽宗封五龍神,而五龍廟主神青龍神被封廣仁王,因而廟得名廣仁王廟。
走過平整的村道,一隅空地上擋土墻磚碼得整整齊齊,磚墻之上,一座古建硬山頂,開兩孔六角窗。拾級而上,到高處,轉入一處走廊。在走廊中間,有辦公室樣子的窗口。里面是管理的大叔。交流之下,登記身份即可參觀。手續辦完,走過管理辦公處,左折,在 通道 的盡頭,一座黃墻,灰瓦的殿宇,端立于磚砌月臺上。她整潔,她端莊,她有黃色平整的磚墻,她有紅色梁柱與斗拱,她有灰色的瓦,她披著金色的陽光,在那 高臺 上。我繞到她的正前方,她還有紅色的門和兩扇紅色的窗。她的門和窗,仿佛含笑的眉眼,又似合攏的朱唇。她就是廣仁王廟的大殿,她經過千年的風雨,如今又展現出嫵媚和風姿。我看她高翹的殿角,斗拱層疊,那是唐的風韻,我看她歇山頂上平直的中脊,透雕繁花仙草,這些不知道是何時何代的模樣,我看那對張牙的鴟吻,翹尾凌風,是不是她的鬢角寶釵。兩個麻雀停在中脊上互相取暖,對著鴟吻吱吱喳喳。我坐到大殿斜對角的石頭上,太陽已近正午,照在身上暖洋洋。我好想跟大殿說些話,問問她最近的以前的情況,我聆聽著風聲,搜索著里面是不是有她的回音。
整齊的大殿依舊在那,不聲不響。千百年來,她一直在那,聽著風,聽著雨,聽著村民的期盼。如今的她不再是照片中殘舊的模樣,那幾通嵌在她正面墻體的碑已被移出,填上的磚還隱約有當初的痕跡。
大殿現在是一個標本了,和她作伴的,只有對面那座清代的戲臺,就是我在村道上看見有兩扇六角窗的古建。不知道她的心情如何,喜或悲,殿內的龍王或許也好久沒有聽到祈愿與禱告了吧。
修繕大殿的團隊也是挺用心的,在大殿的側面,專門辟出一處,復制了幾個著名古建斗拱的模型,還在墻上羅列了這些古建的各種資料。
好想一直坐在大殿的對面看著她,曬曬太陽??达L吹過殿前的樹,聽聽風里樹葉的沙沙聲是不是帶著大殿傳來的訊息。
離開廣仁王廟,下一站是永樂宮。二者之間距離不遠,一會就到了。
永樂宮是一處遷移來的古建筑群,元代修造,本名大純陽萬壽宮,因原址在永樂鎮而得名永樂宮。又因修建 三門峽 水庫,原址在蓄水區,而遷移到現在的位置。
冬天出游的好處是人少。此時進入永樂宮的只有我們兩人。從售票的大門進入,走過一條很長的 通道 ,經過一處西周魏國城垣的遺址,城垣的土墻已經被磨成了土丘。再往前,便來到永樂宮的宮門前。這座清代的宮門是永樂宮唯一的清代建筑,而其他主體建筑,都是元代遺構,因此,永樂宮是一個元代遺木構建筑的標本園。走上臺階,穿過懸山頂的宮門不遠,便見一座大型廡殿頂建筑,紅墻,灰瓦,碩大綠色琉璃鴟吻咧嘴呲牙,卷尾高翹在中脊兩端,從殿前斜坡進入殿內,一塊匾額正中懸掛,上書 無極 之門,這座大殿,原本就是永樂宮的真正大門,也被稱為龍虎殿,不過,龍虎在漫長的歲月中已經消失無蹤, 無極 門成了它最貼切的名稱。 無極 門可以中穿而過,出門抬頭,便又見一座廡殿頂的大殿立于前方 高臺 之上。慢慢走近,但見殿前兩 石獅 分列左右,一踩彩球,一撫幼獅,歲月留痕, 石獅 的輪廓已經多殘損。 石獅 后是一對塔型香爐,香爐后大殿正門上方,懸一方匾,上書 無極 之殿。 無極 殿氣勢宏大,殿頂五脊均裝飾有琉璃瓦,瓦上浮雕飛龍戲珠,奇花異草。中脊兩鴟吻高大精致,細節豐富,每一邊都是雙頭龍,隨身祥云,還要仙人位于龍身,通體墨綠,唯有龍角呈鹿角樣的黃色,設計及工藝水平極為高超。大殿每一殿脊末端均有龍頭吐舌,四邊殿角飛檐上有脊獸,末端有仙人,而仙人下方的飛檐末端又配有龍頭,規格極高。 無極 殿也稱三清殿,因殿內供奉道家三清而得名。也是永樂宮的主殿。從殿前的斜坡行至紅色殿門前,殿門上的木窗花細致而有規整,門上橫梁與斗拱之間有浮雕雙龍戲珠。踏進殿門那一刻,我便如進入了迷幻的境地。三清殿的內壁上,留有元代壁畫,朝元圖,壁畫描繪的是眾仙朝謁三清,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和 靈寶 天尊的場景。壁畫高四米有余,全畫描繪了三百余位道家仙人形象。雖然原殿內的三清塑像早已不存,現在用來三幅三清掛畫替代,但壁畫表達出來的恢弘場面,直教人屏住呼吸,放輕腳步,凝聚心神,努力透過殿內因保護壁畫而控制得相當微弱的光線去上下掃描這神級的畫面。壁畫描繪的人物形神動態,衣冠器具,無不貼合人物身份,刻畫細致入微。人物須發纖毫畢現,衣袂帶飾有吳子當風之妙。每一位神仙,都如同真身,活脫脫地站立在眼前,眼睛已經不夠用,只能定睛注視,生怕錯過了一個精彩的細節。壁畫的色彩斑斕,用色極其講究又不拘謹,如果是獨處在殿內,怕是要聽到神仙們私語之聲了。左而右,右而左,轉著看著,真是不舍得邁出殿門。在觀賞這幅國之瑰寶的同時,也不禁為遷移永樂宮及壁畫而耗盡心力的國寶衛士們致以最誠心的感謝。
走出三清殿,又看了純陽殿和重陽殿。這兩座歇山頂的殿宇是供奉呂洞賓和王重陽及全真七子而修建的。殿內也有相當精美的與供奉相關的壁畫,但與朝元圖相比,就落下不少的差距了。
走出永樂宮,一步三回頭,心念念的,還是那舉世無雙的朝元圖。永樂宮建筑是寶,壁畫是寶中寶,而把永樂宮從原址遷移來原樣復建的能工巧匠們,是真正的神人。
關王廟
廣仁王廟
永樂宮
天臺庵雖小身份亦非常遠探龍門寺六朝會一堂
雖然昨晚好像沒吃飽,但是起來看看天氣還不錯,一輪紅日躍然地平線之上,云淡風輕。從 晉城 出發,前往這次唐建追尋之旅的最后一個唐建目的地, 平順 縣的 天臺 庵。雖然最近的資料已經把 天臺 庵的斷代定在五代后唐,不過在我看來,后唐也是唐。始建于唐末的 天臺 庵,就算現存的是五代后唐的遺構,也是唐滅后二三十年的事情,她唐建的身份還是勉強能算上的。
天臺 庵在一個剛剛通了公交的小村莊。今天居然是通車首日,紅色橫幅掛在小廣場兼車站的墻上。興致勃勃的我們走到 天臺 庵所在小山崗入口的臺階底下,看見大門緊鎖。傳說中大門上的管理員電話號碼卻不知所蹤。烏云從天而降,籠罩著我的頭頂。茫無頭緒只能不死心地到處轉,圍著 天臺 庵的小土崗。走到南面的小巷子,正好碰到一位村民在家門口停留,趕緊過去,打聽 天臺 庵管理員的情況,在他的指點下,我先去了小賣部,又找到了茶葉店,最后茶葉店的老板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萬幸的是,管理員在村里,沒出門,在 天臺 庵門口的臺階下等沒多久,他就來了。
推開 天臺 庵院落的木門,邁進院子,一座小小的灰黃色的木構小廟立在不遠的左前方。從側面走到建筑的正前方,仔細端詳這座 天臺 庵唯一的建筑,彌陀殿。她建筑在一個方形石砌平臺之上,經過文保工作者的精心修復,已經不是舊照片那般破敗的模樣,但修舊如舊的樣子,又不像廣仁王廟那樣顯得簇新,仍然保留了非常濃厚的歲月真味。大殿通身的基本色調是黃色,瓦頂是灰的,梁柱原木青黑色,唯有裝飾在殿頂中脊與飛檐的鴟吻 和龍 首以及頂脊中央的脊薩是琉璃的黃綠色,在灰黃的底調中顯得格外出挑。 天臺 庵大殿的形制與前面看過的三座唐建不盡相同??赡芤驗橐幠P〉脑?,中脊顯得特別短,而四角飛檐又特別高翹。 天臺 庵之名來源于佛教 天臺 宗,那高翹如欲騰空而去的殿角飛檐,不正似 天臺 宗所講求的定慧雙翼,對稱協調,缺一不可。修繕 天臺 庵的工程把小山崗的建筑進行了規整,大殿東側的民房已經拆除,建成了亭廊,殿前的一對 石獅 子不知所蹤,那通字跡早已風化被赑屃馱著的唐碑仍在,與大殿為伴。殿前的小院子綠樹茂密,在冬日里顯得很特別。走進殿內,梁柱上還存有彩繪和雕刻,可以推想當年的修建者和后來的修繕者都很用心。抬頭看殿內的斗拱,層疊錯出,承托的不止是殿頂,還有千年的歲月風霜吧。坐在亭廊里望 天臺 庵的大殿正側面,那顯得特別嬌小的三角形山花,并無裝飾,平實無華?;疑呱?,殘留了許多黃色,檐口的瓦當有浮雕的龍紋。歲月的雨雪千年來就是順著這個殿頂的側坡流淌滑落,而 天臺 庵大殿紋絲不動地任由撫摸沖刷,是虔誠的信仰還是高超的技藝呢,我想,應該兩者都有吧。
跟管理員道別,又趕路了。下一個目標 龍門 寺離 天臺 庵有四十公里,山路不可以單按里程計算耗時。今天還要趕回 太原 呢。
去 龍門 寺的路上,遇見一所在路邊高坡上的寺廟,其中有一座漂亮的佛塔,因為趕路,也沒停留,后來才得知,那是原起寺。沿著河一直走,一個多小時后便到了 龍門 寺的山腳。
據說是有路可以開車上山的,我走前到飛來石的亭子望了一下那條小路,還是決定步行上去。踏上通往 龍門 寺的臺階,挺平緩的,沒多久就到山門前。建于金代的山門單檐懸山頂,門前立有多通石碑,另有一對光緒年建的八字影壁立于門廊之下。山門平直的頂脊上裝飾有龍鳳花卉,相當精美,中央脊薩是青獅駝寶瓶,非常別致。從山門側面的便門進入寺院內,繞到山門后方,山門里是天王殿,四大天王兩側并立。山門后是主殿,北宋的遺構,大雄寶殿匾額高懸正中,單檐歇山頂是 龍門 寺最高規格的建筑,大殿斗拱飛檐,檐口龍頭高翹,甚是有氣勢。殿內墻面上有明代留存的壁畫,描繪的是佛家場景,可惜完好度一般,很多畫面都已經斑駁缺失,是在遺憾。抬頭看殿內的梁柱,層層疊疊,精巧非常,表面都會有紋飾。轉出大殿,西配殿是一座懸山頂的建筑,乍看貌不驚人,實際上,她是現今國內最早的五代時期的懸山頂建筑。這座建于五代后唐同光年間的木構建筑,在斗拱,梁柱的結構及使用上獨具特色,堪稱五代木構建筑的范本,是研究建筑史的重要實物標本。而西配殿門前與大殿之間的空地上,一處經幢也是五代后漢修建,主體和底座可能因為安全的關系分立地上,主體上面的刻字記載了西配殿的修建年份。這個經幢的底座裝飾頗為精美,一圈都是伎樂人像,每個人都在演奏不同的樂器,佛樂飄飄,悠揚遠博。這次旅程,五代建筑一路下來,看過了 天臺 庵大殿,鎮國寺萬佛殿,還有就是這座 龍門 寺的地藏殿了。西配殿對面的東配殿是觀音殿,明代建筑,硬山頂,正面廊柱,柱頭兩側裝飾構件多樣,并飾有紋樣??戳T東配殿,再往里走,在大殿正后方的是一座元代修建的燃燈佛殿,單檐懸山頂,斗拱及梁柱結構也是元代典型的構建方式。燃燈佛殿東側是一座清代修建的殿宇,懸山頂,門前有柱廊。我站在兩座建筑之間的 通道 上,回望大雄寶殿和東西配殿,還有那位于大雄寶殿兩側的精致的鐘樓鼓樓, 龍門 寺就像一個苦心安排,精心建造的木構建筑標本園,她融合了五代,北宋,金,元,明,清六朝佛教殿宇建筑于一體,陳列有致,配合完美,置身其中,猶如翻開了一本 中國 古代木構建筑的秘籍,在瞬間吸取了千年工匠藝人們的思想技藝精華。在陽光下,閉上眼睛,周圍一片寧靜,好想好想躺在陽光下,在幻覺里跟古建們聊聊天。
天臺庵
龍門寺
夜降連天雪白素裹晉祠冰封太原城幸運把家還
從 龍門 寺飛車回 太原 ,累得夠嗆,補充了一頓燜魚,精力回來不少。一早起來,發現窗外一片白茫茫。原來 太原 昨夜大雪紛飛,窗外的雪花依然在飄落著。原本想去博物館看看, 太原 的朋友極力建議我去看晉祠。晉祠我多年前曾經去過,那是個飄柳絮的日子,有點冷也有點灰。本不打算這次去看,但漫天的飛雪和白茫茫的城市,朋友說,好些年沒有在 太原 看見過這么大的雪了,這是機緣。
于是就到了晉祠門口。雪中開車真的很危險,爬行的速度才熬到目的地。地上的積雪已經能沒過整個鞋面,腳踩在上面有吱吱的聲音。雪花時大時小地飄著。天倒也不覺得冷。
現在的晉祠比當年范圍擴大了不少,擴建了一個大公園,從公園門口到核心區博物館要走好一段路。其實我對晉祠的記憶,只殘留了圣母殿和那棵柏樹了。一路上基本沒有游人,雪在飄,周遭一片白茫茫。
走過博物館的大門,正式進入了晉祠的范圍,風雪中先看到的是一座重檐歇山頂的建筑,當中掛有三晉名泉橫匾。明間朱色拱門,兩側是一對圓窗。四面有廊柱,雕龍畫棟,氣度不凡。兩個 石獅 子頭頂白雪,立在雪地里,煞是可愛。走到建筑的前方,才發現是一個戲臺, 上高 掛水鏡臺橫匾。戲臺卷棚頂,面朝東,據考證,戲臺是清代的建筑,而后面的殿宇是明代的作品。兩代建筑完美融合,前臺演戲,后臺換裝,演盡人間忠奸良善。
走過戲臺,迎面的是一個小 高臺 , 臺中 間一座模型大小的廟堂建筑,四角立有四個頂著白雪帽子的黑色鐵人,這個就是金人臺,最老的一個鐵人鑄造于北宋。鐵人的腳下全是白雪,張開的手臂,須發間也落了不少雪花,雖然神情兇惡,但現在這個模樣,就顯得有點滑稽了。
金人臺后的是一個木牌坊,斗拱重檐,對越二字筆法老辣,遒勁,出自明代書家高應元手筆。對越牌坊還有一段關于高先生為母祈福的孝道故事。對越牌坊后,一座四面通,沒有墻,單檐歇山頂有如加大號涼亭的建筑立在風雪中。檐頂上已經覆滿了積雪,檐口露出綠色的琉璃瓦當。她是金朝的建筑,為主殿祭祀而加建的獻殿。斗拱與飛檐,全殿榫卯,四壁豎木條間隔通風,能降低殿內的溫度,使貢品能長時間保鮮,古人智慧可見一斑。
走過獻殿,地面上有點結冰,走起來要小心翼翼。抬頭看一看,熟悉的主殿就在不遠的 高臺 基之上,間在獻殿和主殿之間的是一座十字石橋,橋下水流潺潺,此處便是晉祠一絕,魚沼飛梁,有人說她是古代最早的立交橋。據考魚沼飛梁年代久遠,沒有第二座同樣的結構,是古石橋形制的一個孤例。
正向走過魚沼飛梁,便踏上主殿,圣母殿的臺階。圣母殿建在一個 高臺 基上,四邊有石欄桿,四角有龍頭出水,重檐歇山頂,前廊八條粗大立柱,上踞木雕金龍,張牙舞爪。殿內供奉的主神傳為唐叔虞之母邑姜,但亦有考證指出,圣母殿中的圣母,其實是宋仁宗的養母,真宗的皇后劉太后。無論如何,圣母殿中的圣母及侍女彩塑都是北宋作品,形神兼備,被稱為晉祠一絕。兩尊巨型的武士塑像威風凜凜,頂冠披甲,各持法器立于圣母殿外廊下兩側。圣母殿全殿內沒有明柱,空間寬敞,是宋代木構建筑的典范之作。
離開圣母殿,回望已經被白雪覆蓋了殿頂的了大殿,在雪中有些蒼茫之感。那些歷代敬獻的牌匾掛滿了殿前的梁柱間,斑駁的匾額,在漫長的歷史中又見證了一場平常的大雪。那棵斜靠在小柏樹上的周柏也是綴滿了雪,半白的身軀半白的樹冠,就像一個白發白須的老翁,累了,斜躺著,休息一下。
圣母殿南側的一個攢尖頂的八角亭子里傳來嘩嘩水聲,亭內掛一藍底金字牌匾,上書難老二字,筆法圓潤,出自書家傅山先生之手。亭內的泉眼中泉水汩汩流出,這個是晉水的源流,不分旱澇,從不斷流,千百年來滋潤著這片廣袤的土地。難老泉四周,還要好些亭臺樓閣,可惜時間不多,未能再次一一觀賞,但著大雪素白的晉祠,絕對不枉此行。
在 太原 機場經歷了一次次延誤,有其他航班被取消,跑道結冰,接近凌晨,才勉強起飛,告別了美麗的 山西 ,告別那些千年古建,回到溫熱的南方?;叵胝麄€旅程,唯一的遺憾就是時間 太倉 促,下次來,我要對著每一個古建好好的發發呆,絕不趕路。再見唐建,一定會再見。
晉祠博物館
1000炮街机捕鱼游戏 安徽快3是合法的吗 今晚上海选四开奖号码 股票涨跌即将涨停 大发pk10押注技巧 三连码肖 深圳机场股票行情走 快乐双彩复式投注价格表 二分彩开奖计划 深圳风采开奖日期 湖南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