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川西隨筆 : 轉山轉水,只為與你相遇(之一 )

4.1w+ 瀏覽
127 評論
2020-05-04 12:08:53
12020-05-04 12:08
  二郎山埡口,遠去的老川藏路
五一川西隨筆 : 轉山轉水,只為與你相遇

目錄:

一. 二郎山埡口,遠去的老川藏路
(http://www.323019.live/bbs/viewthread.php?tid=95162113)
二. 冰雪奇緣 ,曲莫貢上望雅拉
(http://www.323019.live/bbs/viewthread.php?tid=95163509)
三 . 墜入凡間的精靈,古瓦寺埡口冰雪穿越之旅
(http://www.323019.live/bbs/viewthread.php?tid=95166926pid=973240474)
四 . 見與不見,大雪山下的無名海子
(http://www.323019.live/bbs/viewthread.php?tid=95167478pid=973246001)
---------------------------------------------------------------------------------------------------------
一 . 二郎山埡口,遠去的老川藏路
---------------------------------------------------------------------------------------------------------

去了這么多次川西高原,卻是第一次走過二郎山埡口。

在大山云集的川藏線上,二郎山埡口的海拔只有2980米,算是最矮的小弟弟。但他是川藏公路從成都平原出發遭遇的第一座大山,相對高差大,又因位于華西雨屏與大渡河干熱河谷之間,東西兩側氣候、景觀迥異,地質風險程度極高,從而給人留下“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萬丈”的險峻。類似的還有新藏公路第一座達坂庫地達坂帶給人的震撼。
據資料記載,1951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八軍開始修建雅安至拉薩的康藏公路,1954年12月25日川藏公路全程正式通車。二郎山以陡峭險峻、氣候惡劣聞名,是千里川藏線上的第一道咽喉險關,被稱為“天塹”。這里常年冰雪、暴雨、濃霧、泥石流、滑坡不斷,致使行車事故多發、斷道頻繁,加之全年3/4為雨雪天氣,交通運輸極為困難。當地有諺:“車過二郎山,像進鬼門關,僥幸不翻車,也要凍三天?!?br />
以下網上閱讀的五位老川藏人的回憶:
我第一次過二郎山時,G318二郎山隧道剛剛通車。2017年,規模宏大的雅葉高速雅康段二郎山隧道已通車。如今,川藏鐵路正在向高原延伸,橫斷大山不再是畏途。雅康高速從天全喇叭河到康定69公里的路程,除了大渡河新康特大橋,幾乎完全穿行在隧道之中。便利當然是好事,但對于旅行者而言,一晃而過的隧道,讓人無法感受埡口兩側的美。對二郎山埡口的向往早悄悄埋在心頭。

從雅康高速兩路口出口下道上G318,在二郎山隧道前分路,很幸運,入口沒有封閉。越過人為設置的路障,狹窄、幽靜、破碎的老川藏公路盤旋在大山深處。豐沛的降水帶來飛瀑潺潺野芳繽紛,也造成不斷的飛石塌方冰雪阻路,賞心悅目與危險同在,如同美女與野獸共舞。
光頭山路口
“相約光頭山”的路牌變成了“眾志成城,抗擊疫情”
分路口指示牌
雅安側老路原本是封閉的,因為架電網打開一個口子以便運輸材料,里面道路也做了一些維護
差不多一車寬
老路向大山深處延伸
戰備需要,道路能通行,而且部分路段有護欄
不斷有垮方
馬上雨季要到了,路況不容樂觀
陰坡山頂有殘雪
水流中的殘花
降雨豐沛的東坡,飛瀑潺潺
道路在山谷中盤旋,部分植物新芽初露
已經辟為光葉蕨保護區
紅葉不僅僅是秋天的專屬
山花爛漫
生態很好
不斷的垮方
水靈靈的杜鵑花
杜鵑映遠山
流水的山崖上,一簇簇的白花
陰坡被鏟開的冰雪跨方區
路邊殘存的路墩,保護過多少路人的生命與家人的希望
一只鳥兒飛過
失去交通功能,二郎山漸漸恢復他原本的模樣,成為森林公園的一部分


攀上埡口的一剎那,連綿的雪峰屹立于云霧之上,大渡河在幽深的谷底劃過一道人類歷史無法企及的時光痕跡。
二郎山埡口
遙望大渡河谷
遠處的云霧中,是主峰為貢嘎的大雪山
這里也有紅石
斑駁的路牌
誤入架電網修的便道,返回
二郎山埡口路段,從隧道口兩端上山20公里、下山14公里,漸漸遠離人類的喧囂,大自然悄悄的還原著他本來的模樣。
仔細尋找,終于發現一塊殘存的路碑斜立在路邊,任蒼苔爬滿面頰,刻下歲月的痕跡,依稀可以辨認出“318線2756“的字樣。
殘存的路碑爬滿蒼苔,與雪峰靜對無語
背面清晰些
西坡接近埡口處廢棄的道班
一個寫滿故事的地方
西坡路面較好
紅巖頂的旅游接待點
紅巖頂也是望貢嘎的觀景點
廢棄的建筑
小憩
一個鳥窩
下山進入林區
又一個路碑
路邊一地松針,紅黃鋪在綠草上
防火防火
走出森林管理站
蜂箱
俯瞰現今的G318
新舊G318在前方交匯
老路已近廢棄,新路也已落寞。日月交替,歲月無聲。
曾經車水馬龍的交通要道,寫滿每個過客的悲歡離合。如今繁華落盡,紅塵遠去,只殘留斑駁的路碑在風中,與屹立千萬年的雪峰相對無言。那些人、那些事,早已湮滅于滾滾紅塵中了無痕跡……


滾滾紅塵
陳淑樺 羅大佑

起初不經意的你
和少年不經事的我
紅塵中的情緣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語的膠著

想是人世間的錯
或前世流傳的因果
終生的所有
也不惜換取剎那陰陽的交流

來易來去難去
數十載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難聚
愛與恨的千古愁

本應屬于你的心
它依然護緊我胸口
為只為那塵世轉變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來易來去難去
數十載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難聚
愛與恨的千古愁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別已不見的我
至今世間仍有隱約的耳語
跟隨我倆的傳說

滾滾紅塵里有隱約的耳語
跟隨我倆的傳說
...... ...... .......


2020年5月4日中午
成都
--------------------------------------------------------------------


未完待續
下節:
五一川西隨筆 : 轉山轉水,只為與你相遇 (之二)
冰雪奇緣,曲莫貢上望雅拉(http://www.323019.live/bbs/viewthread.php?tid=95163509pid=973209074)
友情鏈接 熱門信息
1000炮街机捕鱼游戏 北京pk苹果下载安装 上海快3计划 股票涨跌是依据什么 山西快乐十分任三口诀 河南福彩快3今天预测 怎样炒股才能赚钱 燕赵排列七开奖号码 黑龙江11选5遗漏查询 陕西省快乐十分乐彩网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手机版开奖